澳客彩票网官网
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連續68年“零違紀”!昆明這個派出所是怎樣煉成的?
發布時間:2019-11-21     責任編輯:

  在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金碧派出所五樓榮譽室,在近百獎杯獎牌展架的最上層,在琳琅滿目之間,有一塊頗具年代氣息的木質雕花牌匾,紅底金字。寫著“文明單位”,授予單位——昆明市人民政府,簽章是“高治國”。

  民警回憶,這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初,昆明市政府頒發的第一批文明單位獎牌。這一面面獎牌、一座座獎杯仿佛在默默述說著曾經的不凡和榮耀!

  北至金碧路,南至環城南路,東到盤龍江,西到西昌路,這是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金碧派出所1.57平方公裏的轄區。地處昆明市的中心地帶,有6個社區、3家醫院和9所學校。此外,還有金馬碧雞坊、東寺塔、近日樓等昆明市的地標性建築。人流量大,商圈集中。

  書林街街道兩側,梧桐樹冠已蓋過沿街商鋪。書林街47號,派出所藍色的大門與沿街商鋪齊平,6層高的樓與小區居民樓相連,若非故意尋找,第一時間很難引起人們的注意。

  白天、黑夜,民警在這裏進進出出,守護著轄區的平安。但這個很難引人注意的派出所,卻從1951年建所至今,保持著“零違紀”的記錄。

  走進派出所,幹淨整潔。民警各司其職,看上去和其他派出所沒有什麽不一樣。

  68年的曆史變遷,這個“躲”在商鋪中間的派出所做了什麽?是什麽讓它保持68年零違紀的記錄呢?

  一天15公裏,老白走成了社區“明星”

  10月末的書林街依舊熱鬧,陽光透過街兩側的梧桐葉灑到街面上。行人、車輛從街上穿行,或短暫停留、或匆匆而過。

  書林二小對面,是幾家小賣部和文具店。趁學生還沒放學,商戶們喜歡搬個小板凳坐在店門口,閑話家常,享受秋日的暖陽。

  一轉頭,小賣部老板黃薇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金碧派出所的片警白永軍。“老白,這麽早就來了!坐一哈嘛。”商戶們喜歡叫白永軍爲“老白”。

  老白身材高壯,穿一身筆挺的警服,戴一副眼鏡,走起來威武挺拔,像個嚴肅的軍人。但他也愛笑,走路還愛東張西望,見誰都要湊上去聊幾句。

  “不坐啦!我還要去看看,沒有什麽事吧?”“有你在能有什麽事,安全得很嘛!”說罷,幾個商戶和老白都笑了起來。

  黃薇在書林街附近做生意近20年。幾年前她搬到書林二小對面賣文具的時候,她的孩子也在書林二小上學。那時她第一次見到老白。“娃娃們上下學,他牽進牽出,給我的印象太深刻了”,黃薇說。

  幾年後,老白成了片警,自己的商鋪在老白的轄區。這個每天將娃娃牽進牽出的人,每天要在街上走三、五遍,挨個商鋪、挨家挨戶了解情況。看在眼裏,也記在心裏。

  如今,黃薇和老白是老熟人。她有事,找老白,老白一定管;別人有事她也一定會告訴老白,老白也一定管。

  順著黃薇的文具店往下走,書林新村是老白管轄的一個重點區域。老舊小區,沒有物業、設施設備陳舊、流動人口多、問題錯綜複雜。

  怎麽才能管得好?

  老白有自己的“笨辦法”:從關注這裏的每一個人開始,和他們交朋友。就是這樣的“笨辦法”讓金碧派出所和群衆始終聯系在一起,無論是向群衆提供服務幫助,還是推行各項工作舉措,都能獲得群衆的贊譽支持。

  從書林新村2號樓右轉是一個小巷子。巷口處,蔣康文正往外走,臉上挂著疲憊。他是四川資陽人,幾年前到昆明打工,在一家快遞公司工作。他租住在書林新村內。今年公司出事了,員工們拿不到工資,多次討要均以失敗告終。雖然,蔣康文的公司不在金碧所的轄區,但白永軍一直告誡蔣康文,討要工資一定要合法合規。爲此,老白一直在查閱相關法律條文,幫助蔣康文維權。

  “你今天沒上班?事情處理的怎麽樣了?”一見到蔣康文,老白立即問到。蔣康文有些感冒,准備去買藥,他告訴老白,事情法院已經受理了,現在等著法院查封公司來賠錢。

  說罷,蔣康文還把自己尋找到工作的消息告訴老白。他希望把這個好消息第一時間告訴白永軍。誰都願意把自己的好消息分享給信賴的人,老白就是那個蔣康文信賴的人。

  梁奶奶家的房子距離巷口50多米,小花園帶著兩層小樓,看上去已有很多年曆史。

  “這一家,我來過很多次了。他們家的房子老是漏雨,容易淹水”,老白說。

  每次下雨,老白都會來梁奶奶家看看。如果出現淹水或者漏雨的情況,立即幫她解決。老人今年81歲了,他的女兒和女婿住在香港。這一次,剛好看到梁奶奶家有親人在,老白又立即進門找他們商量:更換房頂的瓦,不然房子老是漏水。梁奶奶也一直在感念老白的好:“多虧他們幫忙了,白警官是好人呐!平時沒什麽架子,把老百姓的冷暖都揣在心裏。”

  到今年10月份,白永軍做社區民警已有2年零8個月。

  近3年時間,他在社區走過的路卻不少,平均一天15公裏。即使已經50多歲,他依然精神勁兒十足。平時他是派出所籃球隊的隊長,派出所一有體育項目比賽,他都會參加。最讓年輕民警佩服的是,這位“白大爹”每天都從家中跑步到派出所上班。

  65歲的周小MEI(娃)和尿檢十年的老馬

  派出所轄區內有一名孤寡老人,名叫周永生,社區民警和居民街坊都叫他“周小Mei(娃)”。

  小Mei住在崇尚街,自小父母雙亡,幼時因傷致殘,腦袋時而清醒時而糊塗,智力只有十幾歲小孩的水平。也許是對逝去母親的眷戀,小Mei始終不願意離開那棟自小和母親相依爲命的老房子,雖政府幾次安置,他仍固執地一次又一次回到那一間老宅。

  從那時候起,金碧派出所社區民警就多了一個牽挂,怕小Mei凍到冷到,怕小Mei被人欺負。每逢下片,社區民警就會到小Mei家門口轉一轉,訓斥一下不懂事拿小Mei尋開心的頑童;每逢刮風下雨、氣溫驟變,民警也會專門到小Mei家看看,有沒有吃的用的。

  2009年,在社區和派出所的努力下,爲小枚辦理了低保,從此,小Mei的生活有了保障,而每天都去看看小mei,已經成爲了金碧派出所的傳統。

  年幼時無人照顧的小Mei,個人衛生邋遢,一年四季愛穿拖鞋,且不愛洗澡。久而久之,得了脈管炎。看到這一情況的社區民警陳節幾次三番想讓小Mei到醫院治療。但小Mei似乎骨子裏就對醫院心有畏懼,始終不願配合。最後硬是和社區工作人員一起把小Mei,“綁”到了社區醫院治療,病情才有所緩解。

  就這樣,從鄧超、楊宏傑到陳節,社區民警換了一茬又一茬;四十多年,七任社區民警對小Mei的關心照顧卻薪火相傳了下來。

  現在,雖然已經不在社區工作了,但只要在街上看到民警陳節,已經65歲的小Mei總會飛快地追上去,“悠”著陳節雞毛蒜皮,訴說他一天來經曆的點點滴滴。

  德勝橋社區,全國無毒社區金碧街道辦事處的示範點之一。社區民警陳節在這個社區工作了十年,前後負責過數十名吸毒人員的管理。對于每一位社區吸毒人員,她堅持入戶見面,對于他們的情況她都了如指掌。

  馬某友,吸毒前科人員。自2009年陳節接管時,已經三次勞教。交接時前任民警鄧超對陳節說:這個人很可憐,幾進幾出戒毒所,如果沒有人管就廢了!從此,陳節就留上了心,幫他在金碧敬老院找了個守門的工作;幫他找了個擦鞋箱鼓勵他自力更生;怕他沒有著落,每天中午還安排他到派出所食堂打飯......。

  現在的老馬,守過工地、守過單車棚、打過零工,卻一直沒有複吸。而且,已經有了固定工作和女朋友的馬某友,還十年如一日,堅持每月到所上做尿檢。

  他說,“來見見陳警官,是一種約束和鼓勵”。時不時他還會捎上點糕點和水果,因爲陳節從來沒有嫌棄和歧視過他。

  嫌疑人的感謝信和千裏之外的錦旗

  服務群衆是派出所千頭萬緒工作中的一部分。對于一名派出所民警來說,大到刑事案件,小到家長裏短,無論大小,派出所都要管。

  在金碧派出所刑偵辦公室的抽屜裏,放著一封封頗有年頭的信,這些信來自于一個個曾受到過派出所幫助的人。拿起信封,民警陳松還能曆曆在目地回憶起當時發生的人和事......

  “這是一封曾在昆明當保安的男子在看守所中寫給我們的感謝信”,陳松介紹說。原來,該男子因在金碧派出所轄區內盜竊自行車被警方抓獲。當民警問及他爲什麽要盜竊時,男子交代稱,家裏條件太差,妻子有精神障礙,時常發病,家中還有年幼的孩子,僅靠自己當保安的微薄收入,生活十分困難。了解該情況後,陳松和同事立即到男子的家中走訪,發現所述情況屬實,甚至實際情況更差。男子一家三口吃飯、睡覺、甚至上廁所都擠在一間10平米不到的出租房中,十分貧困。

  既然違法,必然要受到法律的懲罰,但窘迫的家庭情況也讓陳松記在了心頭。臨近中秋,陳松給了男子的妻子帶去了一盒月餅和200元錢,並安慰她回家等待丈夫出獄……。知道情況的男子在看守所裏,專門寫了一封感謝信,給這個曾經一手把他送進監獄的民警。

  “再次感謝西山公安分局金碧派出所的幫助,辦事又快又准!我要用你們幫我失而複得的手機來傳播你們對社會的貢獻和愛。”曾來昆明旅遊的盧女士發了這樣的一條朋友圈。隨後,派出所收到了來自廣東的一面錦旗和感謝信。

  今年6月4日晚8時20分左右,從廣東到昆明遊玩的盧女士在昆明市西山區一水果店購買水果時,發現自己的手機被盜,便焦急的趕到金碧派出所報警。

  接警後,民警迅速開展案偵工作,調取案發地周邊視頻監控,分析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法。經過大量的工作,民警確認該男子是一名前科人員,並立即開展抓捕。

  案發僅2個小時,便成功將犯罪嫌疑人龍某抓獲,當場查獲被盜手機。民警在案發當晚就將被盜的手機交還給了盧女士。激動不已的盧女士滿臉驚訝,在朋友圈感慨道:“非常感謝西山公安分局金碧派出所的警察,辦案神速,贊!贊!贊!”。

  “一部小小的手機,很多人覺得公安機關不重視。其實,只要有人報案,無論案情大小我們都會盡力去偵辦,盡全力幫助人民群衆解決問題。”陳松說。在金碧派出所,這樣的案例還有很多。

  老彭的“三字經”和850天“兩搶”零發案

  “金碧轄區老舊小區居多,下崗失業居民多、流動人口多,且老舊小區基礎設施差,社會問題多,很難管理”。書林街社區黨委書記、居委會主任李麗介紹說。

  2017年以來,社區聯合金碧派出所安裝了一批高清監控設備,整個轄區已經做到高清監控全覆蓋,在一個顯示屏上就可以看到整個轄區重點區域的情況。

  “街面上有高清攝像頭、社區民警、巡邏民警還有治安志願者認真負責,全天候巡邏防範……天羅地網布好了,誰也不敢亂進。轄區治安好了,社區居民的問題自然少了很多”,李麗稱。社區和派出相互配合,積極解決社區群衆的煩心事、鬧心事、揪心事,書林社區成爲了整個金碧街道15個社區中的典範。

  彭傳禮是金碧派出所巡邏防控民警,負責3號巡邏車。當問到他你的轄區是哪裏時,他總會聲音洪亮地回答:1.57平方公裏,都歸我管。

  在老彭到金碧派出所的17個年頭裏,有11個年頭都在負責巡邏防範工作。別看老彭已經年逾5旬,但是聊起巡邏防範工作來,派出所的小年輕們還真趕不上他,不爲別的,就爲老彭有心得——巡邏防範“三字經”,一“熟”,二“協”,三“勤”。

  熟,就是要對轄區人熟、地熟、巷子熟,第一時間就能趕到;協,就是要發動群衆,協調社會資源和治安志願者參加巡邏防範;勤就是要腿勤、嘴勤、眼勤,什麽大事小情都追根究底,“追”出個結果來。

  今年年初的一天,淩晨2時左右,值夜班的老彭在巡邏過程中發現在市人民醫院門口蹲著三個小青年在吸煙,對面就是一個老舊小區。細心的老彭主動上前盤問,一陣盤問無異常後,三個小青年正要離開。老彭又要求他們拿出身份證,一張一張進行拍照,並發到派出所值班室比對,結果還真發現了一名盜竊前科人員。于是,老彭把三人拉倒派出所進一步調查。在排除嫌疑後,老彭一邊教育引導他們,一邊步行送三人離開轄區。

  2017年7月8日-2019年11月8日,金碧派出所轄區連續實現“兩搶”(搶劫、搶奪)案件850天“零發案”,其他刑事警情下降10%,扒竊警情下降37.5%。

  責任與創新打造智慧醫院

  與老白不同,同樣是片警的張旭負責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昆華醫院)、雲南省疾控中心以及周邊部分商鋪的治安管理工作。

  醫院的人總是絡繹不絕。每天上班的時間還未到,各科門診室外已經排起了長隊。“人流量大,隨時可能有突發狀況”,張旭說,醫院就是一個更大的社區,醫院的醫護人員、病人、病人家屬甚至護工、保潔等各行各業的人聚集于此,複雜性不言而喻。

  1997年,剛參加工作的張旭便就成爲昆華醫院的片警。回憶起當時的情況,張旭不無感慨地說:“那幾年醫院扒竊案高發,失竊的很有可能是一個人或者一個家庭的救命錢,可能是全家砸鍋賣鐵的全部積蓄。”

  當時,醫托、陪護、醫鬧等問題也層出不窮。醫托將病人帶到私人診所坑錢;私人陪護出現壟斷和無序競爭的情況;職業醫鬧每天到醫院滋事,幹擾醫院正常工作……針對這些困擾醫院的頑疾。

  金碧派出所做出新嘗試:警察搬進醫院,聯合醫院保衛科逐一解決存在問題。

  2014年,一間警務亭出現在昆華醫院門口,民警長駐于此,並與醫院的保衛人員一起開展巡邏防範,發現問題、解決糾紛。只有警務亭還解決不了全部問題,派出所與昆華醫院邊配合邊摸索,于2017年建立全省首創的警醫聯動協作治理機制——智慧醫院警務機制。

  醫護人員、病人遇到危險怎麽辦?

  昆華醫院的每一名醫護人員都熟悉“一鍵式”報警系統的操作。按下報警按鈕,警務室警力、安保人員第一時間趕往現場先期處置,金碧派出所在最短時間內調集周邊警力後續增援。

  有患者手機被盜,偌大的醫院,這麽多人,怎麽查?派出所聯合醫院建立起全方位、全覆蓋、全天候的監控系統,直接與派出所勤務室聯網。派出所借助監控系統以及醫院就診信息就能立即進行綜合研判。一旦在監控系統內發現可疑人員,安保人員便會主動開展盤查工作,確保醫院往來人員的人身和財産安全。

  金碧派出所還指導醫院在人流量較大的樓房、科室安裝了防盜門、防盜窗,設置具有刷卡按鍵功能的專用電梯,有了這些門禁准入系統,醫務人員在疏散自救時可快速形成有效阻隔。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該系統試運行第一天,就抓到了2名嫌疑人。從2016年至2018年,昆華醫院刑事警情分別下降23%、35%和33%。醫院成爲了全省唯一一家入選“中國醫院協會保衛專委會”委員的單位。

  從接手昆華醫院片區至今,張旭已經從年輕小夥邁入了中年,從一名初出茅廬的“片警”成了一名“昆華通”。

  時間流逝,如今他的工作筆記上,治安、刑事案件越來越少了,而發生在醫院的好人好事明顯的增加了。

  早一點、晚一點,勤奮磨砺初心

  劉曉安2018年剛分配到金碧派出所時,覺得所上每個人都是他的偶像。“果敢、睿智、溫柔、和藹、有沖勁兒……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股正能量”,劉曉安說,在這樣的集體中,他像一株奮力汲取營養而每日都在茁壯成長的幼苗。

  到派出所工作的第二天,所長就給他找了一名“師傅”,他叫李豔松,是一名刑偵民警,年紀還不到30歲。

  “他更像是我的大哥,初入警的時間裏,很慶幸有他帶著我、指引我。”

  生活上,師傅帶他購買生活用品,熟悉轄區情況,幫助劉曉安盡快便適應生活節奏。

  工作上,劉曉安卻發現這個師傅很“奇怪”。“明明9點鍾才上班,師傅偏要8點半就到,晚上5點下班,師傅一定要等到6點以後才走。”

  每天早上師傅都會早早到辦公室做准備,交接班後立即帶著自己出門開展工作。下班後,總有人到所上詢問案件辦理進展,或者咨詢其它事情,師傅總能在“關鍵”的時候出現。

  慢慢的,劉曉安讀懂了師傅的“法門”:早一點,爭分奪秒幹工作;晚一點,爭取幫助更多人。自此,他也貫徹起了師傅“早一點、晚一點”的工作方法,這是他立志磨砺自己,融入集體的決心。

  派出所最辛苦的就是“熬夜”。可他發現,每次有人加班熬夜,都會有所領導陪同,即使那位領導當天並不值班。每次辦完案子,所領導還會給大家買宵夜。于是,那一個個忘我工作、徹夜不眠的夜仿佛也不那麽難“熬”了。“領導都能一直陪著我們加班,我還有什麽可說的呢。”劉曉安感慨道。

  一年的時間裏,最讓劉曉安感動的是,每到重大節慶點,全體民警不能休假時,派出所黨支部都會前往民警家中進行走訪慰問。家不在昆明的,所領導也會一一打電話到民警家中,慰問民警家人,讓家屬了解每一位民警的工作生活情況。做好家屬工作,讓民警感受到來自組織的溫暖,沒有後顧之憂地全身心投入工作。

  小細節成就大習慣

  如果說進入書林街47號,金碧派出所的藍色小門,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麽?

  除了值班室墙上“对党忠诚服务人民 执法公正 纪律严明”的16个红色大字外,就是在大门右侧墙壁上“全国优秀公安派出所”“全国爱明模范先进单位”“集体一等功”“先进基层组织”“先进集体”……挂满的一块块承载荣誉的牌匾。每天,民警和群众都从这里进进出出,既是鼓励,也是无形的鞭策!

  “請問您需要什麽幫助?”來到值班室門口,值班民警熱情地迎了上來詢問;一旁的飲水機裏,水已經燒開,偶爾會有群衆走進來接水;一樓值班室和戶政窗口的民警正在緊張有序地處理著手頭的工作。

  同樣的場景,對于金碧派出所第十四任所長國學銳來說卻有著不一樣的感覺。1年前,他來到金碧派出所擔任所長。

  初來乍到,他立即開始熟悉派出所每一個角落,了解每一位民警和他們的工作,了解金碧派出所建所以來的曆史。看著榮譽室內挂滿的牌匾、民警字迹滿滿的工作筆記、辦案區內一絲不苟的民警、戶政窗口前張張滿意的笑臉……。國學銳說:“能到這樣優秀的集體中工作,讓我感到十分慶幸,更加感到了沈甸甸的壓力。”

  感到慶幸的是,能再連續書寫了60多年“零違紀”的金碧派出所,與這樣優秀的集體在新時代共同成長,續寫新的輝煌。

  一進到所裏,他仿佛還能看到1951年,金碧派出所成立時的樣子,榮譽室內陳列的是一代代民警們傳承下的曆史痕迹。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和群衆打成一片的爲民之心,俯下身子爲群衆辦實事、辦小事、解難事的愛民之情,肩擔正義和犯罪誓不妥協的敬業精神,以及自強自律讓集體變得更加優秀的孜孜以求和民警不斷更叠,但卻始終“擰成一條繩”的那股勁。

  感到壓力是,作爲金碧派出所的第14任所長他要如何傳承,如何保持建所以來長期養成的優秀品質和“零違紀”記錄,他不停地在心裏問自己:“我要怎麽做,派出所才能更好?”

  從治安大隊的業務領導到保一方平安的一線指揮員,國學銳用了三個月熟悉所有業務。跟著民警走轄區,了解轄區每一寸土地、每一位群衆的情況,了解每一位民警具體的工作任務。“不懂就學,不會就問,我既要傳承好傳統和精神,又要發揚創新、與時俱進”,這是國學銳心中默默立下的決心。

  每天上午8點30分,派出所交接班。而在這之前,國學銳早已來到辦公室,整理內務和著裝,查驗裝備,梳理當天重點工作。

  交接班時,派出所值班民警總是全員到齊,不論周末。國學銳對每一起警情都要“刨根問底”。對已經處置的,問結果如何;對沒有處置的,問如何處置,什麽時候處置。在大廳內的驗槍桶前,他堅持帶頭驗槍,這是半年前定下的規矩。如今,交接班值班民警全員到會,交接武器在驗槍桶驗槍,早已成爲貫徹全所的習慣。對人對己一視同仁,國學銳對各項工作都堅持嚴要求、高標准。他常說:“在不斷嚴格要求自己過程中,習慣也就慢慢養成了”。

  金碧派出所現共有民警35人、文職6人、輔警68人,其中共有黨員28名。要保持“零違紀”記錄,首先要帶好隊伍。“多用身影帶動,少用嗓子指揮。只有領導帶頭做,民警才願意跟著學。什麽事情,我先帶頭做一遍,比告訴他們怎麽做要好得多”,國學銳說。

  剛到金碧派出所時,國學銳發現有民警喜歡在廁所抽煙,偶爾還會把煙頭落在地上。爲了讓民警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他親自到廁所撿煙頭、沖煙頭。長此以往,民警們改掉了這個壞習慣。

  而今,派出所的許多事民警不再等待領導來過問,帶頭主動做、主動學,並將學到的東西與同事分享成爲了一種習慣。老白即將退休,但他從不覺得自己年紀大,還特別關心時事政治。每次開完早會,他都會跟同事分享自己掌握的新內容,而且還通過派出所工作微信群轉發自己學習心得體會。如今,他已經成爲了派出所的兼職培訓員,不僅自己學習,而且帶動其他民警一起加強學習。

  2019年10月29日,金碧派出所又迎來了兩名新民警,和一年前的劉曉安一樣。他們第一時間被國學銳所長帶到了榮譽室,面對著一面面承載著歲月和榮譽的牌匾,耳邊仿佛傳來一個聲音:成績代表過去,未來我們攜手開創!

  68年“零違紀”他們無緣經曆,再創輝煌他們有緣參與。

  “零違紀”記錄見證的是“對黨忠誠、服務人民、執法公正、紀律嚴明”的從警初心,守初心、證榮譽、創輝煌,將是一批又一批金碧派出所民警不斷用心、用情、用熱血、用青春去诠釋的永恒追求。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術支持:雲南力諾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