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网官网
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八年追尋
發布時間:2019-07-31     責任編輯:

       一個本該平靜的小山村,卻因爲一起命案人心惶惶,凶手隱姓埋名亡命天涯,茫茫人海何處覓凶?“一張照片”意外獲取,民警锲而不舍苦苦追尋,2900多日夜兼程輾轉緝凶,

絕望之際邊境警方突傳捷報,八年前疑案今現天日·····

 

千裏奔襲凱旋歸 

     “砰”!2018年9月2日20時18分,姚安縣看守所大門關上的那一瞬間,八年來一直壓在刑偵大隊長周濤心中的一塊石頭終于落地。如釋重負的他長舒了一口氣,沐浴在初秋的月光下,四名戰友並排坐在收監室外的台階上,周濤從褲兜裏拿出煙盒一人遞上了一支煙給兄弟們紛紛點上。血案、現場、逃亡、蒸發、摸排、追蹤、輾轉、清網、規勸、抓獲、帶回、體檢、送監......所有的畫面就像放電影一樣在他的腦海中一直閃現。八年太久,久得讓他們肩負重擔、備受煎熬;八年也短,短得就像剛剛發生、銘記于心。八年來苦苦追尋的犯罪嫌疑人終于抓捕歸案,兩天來,四個戰友們並肩作戰、輾轉邊境小城奔襲千裏、曆經51小時終于將何志強(化名)帶回。不知不覺間,煙已經燙到了手指,他掐滅了手中的煙猛然起身“走,兄弟們,吃飯去!”

 

小村命案人心惶

       小邑村位于姚安县光禄镇中部,南永公路穿境而过,该村人口密集,有1170户共3500余人。近年来,随着光禄古镇的开发建设,全村的经济发展迅速。特别是近年来在国家扶贫攻坚政策下,村中的小洋房一幢接一幢拔地而起,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其乐融融。而位于村口的石桥便是该村的“新闻传播站”,也是村民们外出劳作的必经之地。村中的老人们每天早上聚集一起,烤着太阳,谈论着国家的方针政策、传播着各类新闻趣事。而就在八年前的8月份以来,村民们的话题就围绕着本村的张丽英(化名)被殘忍殺害一案說起。

       张丽英家位于小邑村“李氏宗祠”旁,距村口的石桥大概10余米,母女二人在家,其丈夫带着儿子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归家,据说夫妻二人感情并不好,还曾闹过离婚。自2006年以来,一名重庆籍男子进入了村民们的视线。该男子与张丽英的关系微妙——一起劳作、共同生活,而张丽英是一个有夫之妇,这些点点滴滴村民们看在眼里,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2010年8月8日早,一阵阵急促的急救车声打破了整个村庄的宁静:当日9时许,姚安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停在了“李氏宗祠”旁的院落里,村民们帮着医生将满身是血的张丽英抬上了救护车拉走了,紧接着公安局的很多警察也赶到了现场。到8月13日,张丽英经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120 救护车拉着她的尸体将其送回了家。

      “凶手就是那個四川人”、“這人是個勞改犯,坐過很多次牢”“小紅芳(化名)看見他殺了她媽”、“聽說頭都被砍掉了”、“人跑了,到現在都沒有抓到”。一瞬間,整個村子炸開了鍋——警察們走村串戶、走訪調查,村民們議論紛紛、傳言四起,家家戶戶門鎖緊閉、人心惶惶。

 

抽絲剝繭覓蹤迹

       案件发生后,姚安县公安局高度重视、立即启动重大案件侦破机制,第一时间成立了“8.08”专案组,抽调全局警力、动员一切可动员的力量全力侦办该案。

       專案組兵分四路、一張無形的大網正全面鋪開:一組由時任刑偵大隊長曾國強帶隊,負責整個現場的勘查工作,同時積極協調州公安局刑偵技術專家及法醫專家,提取任何蛛絲馬迹,獲取關鍵證據;二組由刑偵大隊教導員周濤(現任大隊長)帶隊,搜集犯罪嫌疑人的所有逃亡線索、沿線追擊;三組由刑偵大隊重案中隊長何衛國帶隊,對現場周邊的村民開展調查走訪,全力摸排案件線索;四組由副局長胡海峰帶隊,第一時間收集彙總案件線索,研究部署案件偵破方向,同時組織指揮中心民警開展信息線索研判和情報合成作戰,宣傳、網安部門全力關注網絡輿情並及時開展應對處置。

       8月8日15时,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及时得以确认,该案关键证人小红芳指认:其亲眼目睹到作案后的犯罪嫌疑人正在其母亲张丽英的房间内,并且手里拿着一把带血的菜刀!——何志强,男,绰号“小狗”、汉族,高中文化,生于1958年12月25日,重庆市潼南县崇龛镇临江村人,原常住于姚安县光禄镇小邑村委会小邑村张丽英家。

 

關鍵證據意外獲 

       8月10日9时,整个专案组办公室一片沉寂,案件侦办陷入焦灼——嫌疑人身份虽然已经确认,重庆警方也未传来任何有价值线索,追击组沿线排查追击无果。虽然全县各派出所、各卡口的查缉工作也在案发时同步启动,可嫌疑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寻不到任何踪迹。此时住在县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的张丽英已被医生诊断为重度颅脑开放性损伤,毫无生命迹象,几乎奄奄一息。而最为要命的是:案发至今48小时,嫌疑人的照片一张也没找到!(嫌疑人早年离开家且未换领第二代居民身份证),通缉令怎么发?没有照片怎么通缉?

       随着时间的流逝,嫌疑人始终杳无音讯,似乎愈行愈远,专案组民警们无比的焦虑,心中犹如被压上了一块巨石,肩上的负担也越来越重。

       14时,就在案件几近陷入僵局之际,追击排查组从元谋县传来的喜讯——何志强于2010年6月27日曾在元谋县因扒窃被元谋县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而这,就意味着何志强在被处罚时就肯定被采集了照片,而通缉令也可以及时发布出去,第一时间动员各地警力来共同抓捕嫌疑人。

       事不宜遲,追擊組火速趕往元馬派出所。15時30分,元馬派出所內報警電話不斷響起,警車進進出出,民警們忙得不亦樂乎。追擊組民警在所長辦公室和前來接待的民警探討著案情,這時所長匆匆走進了辦公室。“等一下!還有一段視頻”大家驚異的看著他:“好像當時教導員買了一部新手機,想試一下手機拍照像素如何,還在審訊室內問著何志強專門拍了一個視頻”。半個小時後,教導員也匆匆趕到了辦公室,看著他手機裏拍攝的完整清晰的視頻,追擊組的民警們如獲至寶,及時將嫌疑人照片及視頻拷貝後第一時間傳回了姚安縣公安局“8.08”專案組辦公室。

       图像被截取下来后,协查通报第一时间上传至州局、省厅、四川、重庆等地警方,要求多地警方联办协查,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而印制的50000份《通缉令》也在全姚安县境内传发扩散开来。

 

锲而不舍緝凶路

        调查、走访、设卡、追击、鉴定、技侦、通缉令、上网追逃·····一时间所有能用的手段已经全部上马,犯罪嫌疑人多次入狱,反侦察能力极强。他是透明人?难道已经畏罪自杀?人间蒸发?案发后至今线索寥寥无几,竟然他的一丝踪迹也没有。

        8月13日,张丽英经姚安县人民医院救治无效后死亡。面对被害人家属的质疑和民间各种版本的传言,专案组民警们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案件侦办工作似乎深深的陷入了僵局,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为此,专案组一方面向被害人家属表明誓必抓获此人的决心,耐心细致的开展心理疏导,另一方面调整工作思路,加大线索排查,加强证据收集固定,从所掌握的线索中认真梳理排查,绝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时至2011年5月26日,为期一年声势浩大的全国公安机关“清网行动”全面推开,各地公安机关纷纷立下军令状:对所有上网的逃犯进行全力抓捕、全力清网。而何志强也是姚安县公安机关“清网行动”的重点逃犯之一。期间,专案民警辗转四川、重庆、大理、禄劝、红河、版纳等地,对其家属及之前作案的同案犯进行深入的调查走访,竭尽全力寻找嫌疑人踪迹。时至2012年12月底,延期半年后的“清网行动”结束,在各地公安机关的大力协作配合下,姚安县公安局上网追逃的13名逃犯12名已被抓获归案,唯有何志强一人还在逍遥法外。为此,姚安县公安局召开了专题党委会决定:该案不破案决不收兵,建立健全重大逃犯何志强的长效抓捕机制,每逢重大节假日必须进行入户规劝,每逢重要线索必查必办,每条线索必究有果,务必竭尽全力抓获何志强,无论如何都要向被害人及其家属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专案民警们不抛弃、不放弃,未曾停下脚步。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线索一断再断,排查追击无果。难道,嫌疑人真的已经畏罪自杀?真的已经人间蒸发?所有的问题在专案组民警的心中犹然而生。“不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专案组组长、公安局长说到:“决不能让这个案件成为姚安公安史上的耻辱”!

 邊境警方傳捷報

       近年来,随着公安大数据的发展,各种信息与时空的碰撞、情报合成作战为公安机关的案件侦办工作提供坚强的科技支撑。对此,专案组民警在全国在逃人员系统内对何志强的照片进行了多次优化调整,对其面部特征进行了科学严谨的系统分析,便于各地警方进行快速的进行比对认定。

       光阴荏苒,时隔八年,每一名专案民警的心中都有一个深深的结——何志强。时至今日,民警高翔的公文包内始终放着一张被折的皱巴巴的嫌疑人照片,每次打开公文包,充满脑海的的都是这些年来每一次辗转奔波的瞬间。多年来自己也养成了这么一个习惯——不管到哪里出差,都要拿出公文包里的照片认真的看一下,心中仍有一线希望,或许走在异乡大街上的下一个人就是何志强。

       2018年8月31日15时10分,姚安县公安局光禄派出所的报警电话突然响起,值班民警朱立像往常一样接起电话,对方自称是临沧市云县公安局民警,好像是抓获了一个名叫“何志强”的逃犯,何志强?这不是我们这些年来苦苦追寻的人吗?民警朱立快速的记下了对方警官的联系方式。

       15時13分,刑警大隊辦公室內。在辦公室內整理了一中午掃黑除惡材料的民警高翔正准備靠在椅子上小憩一會兒,可突然電話響了,是朱立打過來的。“什麽?”“真的?”他猛的坐起來,使勁揉了揉眼睛:“你趕緊把對方警官的電話號碼告訴我”。挂斷電話後,他迅速撥通了雲縣警官的電話號碼,兩人在電話裏迅速交談起來,仿佛遇到了失散多年的老友。“好的好的,非常感謝,非常感謝!”高翔欣喜若狂:“我加你微信”。幾分鍾後,對方警官從微信上傳過來一張照片,高翔迅速從公文包內找出那張被折得皺巴巴的照片開始了比對。“沒錯,就是他!”辦公室內的其他同事們紛紛聚攏過來,整個辦公室內一片沸騰······

       据悉:2018年8月31日12时36分,临沧市云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在214国道云县警务站对一辆耿马开往下关的客车进行检查时,该车上的一名男子深色慌张、无法提供有效身份证明。民警遂对其进行重点盘查。经询问:该男子自称名叫何志强,重庆人。后经民警利用人像识别比对,该男子为“全国在逃人员信息系统”内登记的逃犯何志强,2010年8月8日因在姚安县涉嫌故意伤害被姚安县公安局列为逃犯网上追逃。后何志强被控制后羁押于云县看守所。

       事不宜迟,刑警大队长周涛迅速将何志强被抓获的喜讯向局领导汇报,专案组长、公安局长第一时间批示:迅速带回,注意稳控,务必确保途中安全,紧急情况及时汇报!周涛主动请缨,迅速组织了其他三名专案民警准备行装,半个小时后出发。

       16时15分,载着4名专案民警的警车驶出了姚安县公安局的大院,战友们一路欣喜,不停的探讨着案情,恨不得现在就赶到云县,而此时坐在副驾驶的周涛满脸忧虑,脑海中出现了很多疑问:真的是他吗?这八年来苦苦追寻的他终于现身?他还会不会交代?

       9月1日凌晨4时,警车驶进了云县县城,民警们迫不及待的赶往云县看守所。8时,民警在看守所内看到了何志强,没错,就是他!民警们迅速提取了何志强的血样(进行DNA检测比对),各项移交手续正紧张有序的办理着。至17时,所有手续办理完毕。考虑到途中安全,沿路来大家已经连夜辗转奔波了24小时,民警决定:先在云县调整休息一晚,待明天天亮后攒足劲一口气带回姚安。9月2日18时,姚安县公安局的值班民警们早已在院内等候,迎接着战友们的凯旋归来。18时07分,警灯闪烁、警笛呼啸,警车缓缓驶进了公安局的大院内。顿时,院内响起阵阵掌声,战友们纷纷上前寒暄······

 

苦命鴛鴦終相識

       抓捕归案的何志强也如释重负,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在逃亡,然而自己早就料到终将会有这么一天,善恶因果,终将有报。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他无法逃避。

       何志强是70年代高中生,略有文化、头脑灵活、能吃苦、能说会道,略懂民间医术(摆摊卖草药、曾帮张丽英医手)、烹饪(在禄劝盗窃前曾开过餐馆)、会木工、建房泥水工(曾在姚安官屯7.09地震恢复重建后帮人建房)等。成年后就一直在外漂泊、很少回老家,生存能力极强。其20余岁(80年代)便于张丽英认识并相好恋爱,当年张丽英想招在家里,遭到哥哥极力反对,故二人未能如愿、未结连理。事后张丽英将表妹张秀兰介绍给何志强相识,何志强入赘姚安县栋川镇张秀兰(化名)戶並育有一女張小萍(化名)。婚後何志強偷雞摸狗、屢教不改,曾因盜竊被公安機關打處,1991年何志強與張秀蘭離婚。而後張麗英嫁入光祿李建國(化名)戶並育有一子一女。至此何志強與張麗英10余年未聯系。2006年,何志強刑滿釋放,後在姚安縣城擺攤賣中草藥,偶然之機遇見了張麗英的母親張田花(化名)。張田花勸其回白龍寺看看自己的親生女兒張小萍,寒暄之中得知張麗英近年來生活不易,由于丈夫李建國與長子常年在外打工不歸家,夫妻感情惡化,雙方離婚未果,夫妻關系早已名存實亡。一人既當媽又當爹,照料尚且年幼的女兒小紅芳,而近期又在農作中傷了手,種種時運不濟,生活苦不堪言。此時的何志強趁虛而入,與張麗英再生苟且姘居長達5年之久

 

情感糾葛鬧別離 

       对于何志强的到来,张丽英无异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在帮张丽英治好手之后,两人共同劳作、一起生活,成为了张丽英“家”中的“顶梁柱”。年幼的小红芳多年来极少感受到父爱的温暖,在何志强的悉心照料下,逐渐适应并接受了这位“后爹”,日常生活中称呼其为“大爹”。何志强能说会道、吃得了苦,略懂民间医术,又会木工、泥水匠等营生,与张丽英在外做工的收入全部一一上交张丽英保管,“一家人”因此其乐融融。而远在浙江打工的李建国也略知一二,加之之前夫妻感情并不好、还闹过离婚,何志强的到来更是雪上加霜,加速了其家庭关系的恶化。

       张丽英毕竟为有妇之夫,久而久之,二人的不正当关系难以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及旁人的猜忌,加之何志强发现张丽英的生活作风不正,常与其他男人有瓜葛。张丽英也逐渐得知了何志强2010年6月27日在元谋重操旧业、扒窃被拘的消息,张丽英更加坚定了驱离何志强的想法。二人感情急剧恶化、经常吵闹甚至大打出手,何志强对此甚是愤怒,要求张丽英偿还近几年来为其挣来的钱,但张丽英一直不答应,双方就此不断纠缠、拳脚相加。至2010年8月7日,双方矛盾再次扩散升级,张丽英再次撵何志强走,但其不从。后接到报案后光禄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双方纠纷在民警的主持下进行了现场调解,但何志强一直坚持向张丽英讨要200元路费,双方就此僵持不下、民警多次调解后协商无果。后民警极力劝解何志强,其本人同意后民警将其送至光禄镇吴海客运站坐车,要求其离开,不得在对其家庭进行骚扰。

 

怨氣不平釀惡果 

       回想起多年来对张丽英的感情付出,所有务工费用均交入张丽英囊中补贴家用,竟在离别之时咄咄逼人,多年的付出还换不回来这200元钱的路费,何志强的心中相当愤怒、怨气不平。思虑再三后决定返回,总要为自己讨要一个“说法”。8月7日晚12点,趁派出所民警离开后,何志强拿着购买的部分零食和酒返回了张丽英家门外,此时大门已关、无法进入,何志强只好躲进离张丽英家10多米远并可以观察她家卧室的烤烟房内。零食下酒,本想能够安静的睡下,但烤烟房内蚊虫叮咬,惊扰着思绪万千、悲伤不已的何志强——为什么这么多年的付出就因为一句说散就散?为什么20多年的感情换来的却是彼此的拳脚相加?为何离别之时竟连200元钱的路费也不愿给予?种种问题不停在他的大脑中萦绕。8月8日凌晨3时许,何志强翻墙进入到张丽英户客厅内,坐在沙发上,烟一根接一根的抽,开始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想到皆为命苦之人、家境贫寒,始终相识20余年,又不忍下手。但还是从张丽英家厨房内找来一把菜刀紧握在手中。

       凌晨7时,张丽英的电话响了——对方是一个男人!就是前几天来过家里的男人!“他(指何志强)已经被我赶走了”张丽英和电话里的男人有说有笑:“你来得了”!离别、欺骗、背叛、蔑视······所有的画面从何志强眼前闪过,心中的怒火彻底被点燃!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这片死寂。原来是邻居的小姑娘来找小红芳(张丽英女儿)玩,小红芳跑出了房间为小伙伴开门。何志强伺机溜进卧室,一番猛烈的争吵后,何志强手里的刀疯狂的向张丽英砍去。听到母亲的呼救声,小红芳隔着门缝看见手拿菜刀的何志强,她赶紧往大门跑了出去。何志强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他立即丢下菜刀便仓皇而逃了。

 

 隱姓埋名逃亡路

       逃离现场的何志强惊魂未定,张丽英会不会死?假如死了怎么办?自己91年、93年、96年都分别因为盗窃坐过牢,而之前有在元谋扒窃被抓到过,已经是前科累累的案犯,假如被抓到的话,这辈子估计也就出不来了。思索再三,逃!这是唯一的出路。

       多次进过班房、吃过牢饭的他极具有反侦察能力——坐车?公安肯定会设卡拦截;躲?姚安无亲无故,这么大的案子迟早会被公安的抓到!经过内心反复的斗争之后,何志强去意已决:从光禄步行到姚安县弥兴小苴火车站,然后直接坐上火车开溜。当日16时,何志强来到小苴火车站买了一张到大理祥云(紧邻姚安县、“灯下黑”、近可听风吹草动、静观其变,远可随时机动、逃亡边境)的火车票,从此便开始了长达八年的逃亡之路。

       2010年底,本是女儿张小萍的大婚之喜,身在祥云的何志强相当纠结,回还是不回?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能看着她美美的出嫁便是一位父亲一生中最大的喜事。回吧,此时的公安绝对会在女儿婚礼上出现,会连累了女儿,再说自己也决不能让公安抓到,不然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了。思索再三,绝对不能回!

      多年来,为了掩盖自己的杀人的事实,何志强不得不隐姓埋名、漂白自己的身份,硬是把自己活成了一个闹市中的“透明人”——从不使用手机,从不敢使用自己的真实姓名,从不与外界联系,从不在人员密集场所逗留。不敢与亲人靠近,也从不与之前的同案犯、狱友联系。吃住就在工地上,外出实在需要住宿的话就住在日租仅需两三元前且不需要身份证的工棚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一切都会淡忘。可不然,越逃越感觉自己的罪孽深重,能走的路也越走越短,当天的血腥画面始终在脑海里萦绕、竟然越来越清晰,挥之不去。2018年8月18日,何志强坐上了祥云至临沧云县的班车,在云县逗留了几天之后,自己便准备返回祥云。而想起之前从祥云过来时在车站需要身份证购票,索性在路边搭了一辆从耿马开往下关的顺风车。

       然而,车辆才刚驶出了县城不远,就遇到了公安检查站。何志强料定:完了!荷枪实弹的民警走上车,面对民警的询问,何志强早已六神无主、心慌意乱。听说民警需要进一步核实并要求下车,此时的何志强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一个个假名字报上去都无济于事,民警拿着手中的设备要求何志强看着镜头照了一张相(同样的画面似曾相识,八年前自己在元谋的派出所内有个民警一直拿着手机对着自己拍,难道?)。看着民警质疑的眼神,“老实交代!”民警大声呵斥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何··何··何志强”!“拿下”!一时间身边的所有民警冲过来将其按到在地上,并戴上了手铐。此时的何志强脸色苍白,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八年的逃亡之路终究是走到了尽头。

 

遲來正義未缺席 

      2018年9月6日,警灯闪烁、警笛呼啸,多辆警车急促的开进了小邑村,还是“李氏宗祠”的院落里,大批的公安民警、特警押解着一名带着黑头套、身穿囚服的犯人来到了张丽英家。村中的老老少少纷纷前来驻足观看。

      “終于抓到了”“這個殺人犯”村民們紛紛議論著:“經過這麽多年,還是被抓到了”“就說他跑不掉嘛”·····姚安警方及時將犯罪嫌疑人被抓獲的信息及時進行了發布,廣大網友紛紛留言點贊,紛紛爲姚安警方锲而不舍追蹤、竭誠爲民破案的精神點贊。一時間,逃亡八年的殺人犯被抓獲的消息傳遍了光祿鎮的大街小巷,小邑村似乎又漸漸恢複了往日的甯靜。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逃亡八年、今朝落网,兴许正义会迟到,但从未缺席!

       11月13日晚,重案中队长何卫国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内,桌子上码着一摞摞的案件卷宗材料。23时,明天移送起诉的案卷材料已经全部整理完毕,八年来的心血全在这里,八年来的殚精竭虑终于可以放下,心想今晚肯定能睡上一个好觉。

       “砰”!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借着楼道微弱的灯光,何卫国抬头看了看门头上的“重案中队”牌子,十多秒后,他嘴角微微上扬,便转身潇洒的走下了楼梯······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術支持:雲南力諾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