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网官网
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心悸
發布時間:2019-07-31     責任編輯:楊俊偉

夜 外 小巷

      一双女子的脚。

      唐雨行走的脚

      唐雨在小巷里停下来。

      男友担忧地: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也好有个伴儿。

      唐雨把披在警服外的夹克衫脱下,递给男友。说:他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嘛。

      唐雨是个网警。之前她在警方微信公众号上接到求助,本地一位母亲正在寻找她15岁的儿子。经过查找,她获知要找的少年就在这出租房里。下班时间,她来找少年聊聊。

夜 外 出租房

      唐雨镇定了一下自己,上前敲门。

夜 内 出租房

      门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张少年的脸,当少年看到身穿警察制服的唐雨,神情有些紧张,少年试图将门关上,唐雨的脚已经跨了进来,少年只得作罢。

      唐雨打量着出租房内,昏黄的灯光下,一张四方桌子,上面摆放着锤子、汽水瓶,桌子旁边还有两把高脚椅子。

      少年警惕地:你找谁?

      唐雨的目光收了回来: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亮亮。

      亮亮低着头。

      唐雨没话找话:呵呵,锤子、汽水瓶子,你这可够全的,还挺有自我保护意识。

      唐雨向小亮跟前靠了靠:在这里多久了,小亮?

      亮亮突然抬起头来,惨白的脸上目露凶光。

      唐雨怔住。

      唐雨下意识地后退到桌子边,一只手快速地将桌子上的锤子抓在手里,藏在背后。

      亮亮突然跳起来,指着唐雨身后,吼道:“蟑螂!”

      唐雨转过身来,发现墙壁上一只蟑螂在爬动,唐雨一锤子落下,直接把蟑螂击打得血肉横飞。

      再看亮亮,只见亮亮蹲在地上开始呕吐。

      少顷,小亮站起来,说:我最怕蟑螂了。

【閃回

日 外 学校

      路上,亮亮在路上走着。

      几个同学围住他,其中一个同学将蟑螂放进亮亮脖子里,然后嬉笑着跑开。

      亮亮站在路上,一动不敢动,大声啼哭。

閃回完】

夜 内 出租屋

      唐雨坐在椅子上,亮亮坐在自己的小床上。

      唐雨:原來,你有這麽傷心的故事?

      亮亮:从那以后,我见到蟑螂,就怕得不行。

      唐雨:其实,每个人都有害怕的经历,我跟你坦白说,我自己从小就怕蛇,不仅怕同学举着竹子做的蛇玩具晃来晃去,而且梦里梦到蛇也会被惊出一身冷汗。

      亮亮睁大了眼睛:真的,原来你们警察也有害怕的事啊?

      唐雨:警察也是人啊。

      亮亮:警察姐姐,其实我最怕黑,常常一个人开着灯睡觉。

      唐雨:呵呵呵,我也不瞒你,亮亮,姐姐出门在外最怕晚上上厕所会遇到鬼,因此常常不敢喝水。

      亮亮:我害怕读书,所以初中没毕业就跑出来打工;害怕长大,所以个子一直长不高;害怕被父亲骂,所以一直没跟家里联系……亮亮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后,接着说:我最怕死,一提到死,我心里就会打寒战,然后全身发抖。你怕死吗?

      这句问话让唐雨陷入回忆。

【閃回

日 内 一年前的一辆公交车上

      公交车上人们昏昏欲睡。

      一个扒手在对一个中年妇女行窃,他拉开一个女式坤包,却被中年妇女摁住了手,扒手干脆就抢夺起来。

      身着便衣的唐雨默默注视着一切。

      中年妇女大喊:抢劫啊,抓抢劫的啊。

      人们无动于衷,一个孩子吓得躲到了座位底下。

      扒手:臭娘儿们,喊什么,什么抢劫的,老子不跟你过了你怎么就缠住不放,真不要脸。

      中年妇女:我不是……

      扒手:哈哈,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说着,举手欲打。

      突然,他嚎了起来,不得不放弃抢夺女子的坤包。

      他的手被一双手钳住了。

      他转过头来,原来是唐雨用几招擒拿将男子制伏了。

閃回完】

夜 内 出租房

      亮亮:我当时就在那辆车上,我看见你跟那个拿刀的贼搏斗了,但是当时我太害怕了,什么都不敢做。

      唐雨笑了笑,安慰道:你不过是一个孩子,害怕是正常人的反应。再说,那个扒手不是被大家制伏了嘛。

      唐雨手机响起。

      唐雨看了看手机,说:在你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害怕,可是在你母亲心中只有一个害怕。那就是怕她心爱的儿子出事。妈妈因为担心你,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这是你妈妈打过来的电话,亮亮,你接还是不接?

      亮亮犹豫了一下,接过唐雨的手机。

      手机里传来亮亮妈妈的声音:亮亮!亮亮,我是妈妈,你说话啊,亮亮……

      亮亮:妈妈,我想你了……

      一旁的唐雨听着母子俩的对话,手里也没闲着,借着收拾“垃圾”的工夫把桌子上的锤子、汽水瓶都带走了。(汽水瓶里有浑浊化合物体,她担心孩子想不通会喝下去。)

夜 外 出租房外

      唐雨轻轻关上了出租房的门,决定在门外等待亮亮妈妈的到来。她转身看到一直守在门外的男友,表情瞬间踏实了许多。

      突然,一只蟑螂从房顶掉在地上。

      唐雨吓得一把抱住男友,声音惊恐:啊,蟑螂!

      男友一阵嘲笑。

      唐雨不服气地说:我才不怕呢,刚才在里面我还打死了一只蟑螂呢。

作者:楊俊偉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術支持:雲南力諾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